文化觀察|兩千年不倒的清官是怎樣煉成的

2021-01-17 06:43:52 來源: 大眾報業·大眾日報 作者:
play

東漢末年,戰亂頻仍。亂世之中,齊魯大地上曾出現一片“樂土”:不其縣。耕種織作井然有序,清明太平,相鄰縣域流亡者競相前來,童恢——

兩千年不倒的清官是怎樣煉成的

□文/圖 本報記者 肖芳

范曄在《後漢書》中,記載了當時不其縣的“盛況”:耕織種收,皆有條章。一境清淨,牢獄連年無囚。比縣流人歸化,徒居兩萬餘户。意思是:不其縣內耕種織作井然有序,清明太平,獄中連續多年沒有囚犯,相鄰縣域流亡者競相前來,遷入者達到兩萬餘户。在當時一個村莊不過百十户的情況下,這樣的人口遷移規模可謂“壯觀”。

當時,這片土地的主政者,正是童恢。

如今,在青島市城陽區惜福鎮街道傅家埠社區,有一座童真宮(原名“童公祠”),便是為紀念童恢而建。童真宮始建於漢代,已有近2000年的歷史,現為青島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、山東省文物保護單位。穿越千年歷史風雲,童真宮歷經宋、元、清多次修葺屹立不倒,將童恢其人其事靜靜流傳了下來。童恢,也因此有了“兩千年不倒的清官”的美譽。

那麼,童恢這個好官,到底是怎樣煉成的?記者近日實地探訪童真宮,並專訪了童恢研究專家,試圖尋找答案。

家風傳承

童恢的事蹟,主要載於三部書——范曄的《後漢書》、謝承的《後漢書》、賈思勰的《齊民要術》。其中,范曄在《後漢書·循吏列傳》中記載最詳,一共375個字。

開篇首段,點明瞭童恢籍貫所在(“琅邪姑幕”,今山東省安丘市一帶),介紹的卻是他父親童仲玉的事蹟。寥寥十幾字,勾勒出一個仗義疏財的俠義形象:遭世凶荒,傾家賑恤,九族鄉里賴全者以百數。意思是,遭逢凶荒之年,童仲玉把全部家產拿出來,賑濟窮苦之人,幫助九族和鄉里好幾百人活了下來。童仲玉雖然早早過世,卻給兩個兒子留下了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。在父親言傳身教下成長起來的兄弟倆,都成為留名青史的一代良吏。

童恢的弟弟童翊,當時的名氣比童恢還大,宰相府先徵召他出來做官。但是懂孝悌、知禮儀的童翊,卻裝聾作啞,不願上任。直到哥哥童恢出仕為官後,他才參加了孝廉的察舉考試,當上了須昌縣的長官。上任後,童翊以身作則,用教育感化的方法改變人心風俗,取得了非常突出的政績,當地官員和百姓還因此為他立了碑。後來,聽説舉薦他的人將死,童翊也辭掉了官職。不久,他又被舉薦為茂才,卻沒去上任,最終死在了家裏。

不難發現,無論是童恢的父親還是弟弟,都是德行高尚、重情重義之人。“仁德施政,以德化民”,是青島理工大學琴島學院教師李偉剛對童家家風的總結。他對童恢研究多年,並完成了山東省高等學校人文社會科學研究計劃項目《鑑史問廉——東漢循吏童恢研究》一書。在為惜福鎮街道主筆編寫家風手冊時,他特意把童恢家族寫了進去。“國之本在家,家之本在身。良好家風的傳承不是小事、私事,而是利家、利民、利國的大事。童家父子三人,造福鄉里和一方百姓,便是很好的例證。”李偉剛説。

步入仕途的童恢,一開始做的是州郡小吏,因“執法廉平”而名聲在外。時任司徒楊賜,是個仗義執言、敢説真話的名臣。他聽説童恢後很是賞識,便徵召他來做了輔佐的掾吏。

説起這個楊賜,也有良好的家風傳承。他是弘農郡華陰縣(今陝西省華陰市)人,其祖父楊震便是“卻金暮夜”故事的主角。

或許是因為志同道合,楊賜成為童恢在仕途上的“伯樂”。後來的事實證明,童恢沒讓楊賜失望:當楊賜被彈劾罷免時,那些曾經輔佐他的屬官紛紛留下名帖、解職告退,唯恐惹禍上身,只有童恢前往朝堂為楊賜爭辯。後來,楊賜冤案昭雪,屬官們又全都回來了,童恢卻拄杖離去。自此以後,童恢便有了知恩圖報、仗義執言的美名。

後來,童恢再次被徵召,任命為不其縣令,由此開啓了主政一方、造福萬民的人生篇章。

唯人為貴

“政之所興在順民心,政之所廢在逆民心”,此話出自《管子·牧民》,強調的是政務興廢的關鍵在民心。童恢在不其縣的施政歷程,正是對這一歷史規律的最好寫照。

在童恢到任之前,不其縣是什麼境況呢?《後漢書》中對此並無記載。到了宋代,即墨縣令孫彭年感慨自己與童恢相隔千年同縣為官,心生仰慕之情,於是專門為童公祠做了一篇《童府君祠記》。孫彭年在這篇祠記中記載,童恢到任之前,不其縣是出了名的“難治”之邑,因為“不其地漸海滷,民性獷愎,不修禮讓,沿世多故寇。襄射訟,襄息無由。屯庾、杼軸空七八。”意思是,地處沿海一隅的不其縣,百姓粗野,不懂禮讓,多年有盜寇,難以平息,穀倉空空,織機閒置,生產廢弛。

對於這樣一個“爛攤子”,作為地方官的童恢,是如何着手整治的呢?梳理史料可以發現,承襲父親向善遺風,和他的弟弟童翊一樣,童恢的基本理政思路也是德政。

《後漢書》記載,童恢在不其縣期間,“吏人有犯違禁法,輒隨方曉示。若吏稱其職,人行善事者,皆賜以酒餚之禮,以勸勵之。”意思是,如果官吏和百姓有人違禁犯法,童恢就根據情況張貼告示、予以告誡;如果有官吏表現稱職或者有百姓做了好事,童恢就舉行隆重的鄉飲酒禮,對他們進行公開激勵。

可以看出,童恢奉行的不是嚴刑峻法的酷吏政治,而是和風細雨式的教化之治,即通過激發人的羞恥心或向善心來引導官員和百姓移惡趨善。此外,童恢還擔當起“教民稼穡”的責任,對於耕種、織布和養殖等農業生產活動極為重視。據北魏賈思勰在《齊民要術》中記載,童恢率領不其縣百姓每家每户“養一豬,雌雞四頭”,以供祭祀,確保生活衣食無憂。

善施仁政、以民為貴的童恢,很快在不其縣官民中間樹立了威信。其教化、感化力量之強大,甚至讓山林野獸也為之折服,著名的“童恢訓虎”故事便由此而來。《後漢書》也記載了這一故事:不其縣有百姓被山林老虎所害,童恢便安排下屬設木圍欄,抓住了兩隻老虎。童恢斥責老虎説,“天下萬物,唯人為貴”,虎狼應當只吃六畜,你們卻殘害百姓。按照王法,殺人的要償命,傷人的要論罪。誰是殺人的老虎,應低頭認罪,沒有傷人的,就大聲喊冤。果然,一隻老虎低頭閉目,看起來很害怕,像是在認罪,童恢當即命人殺了它,另一隻老虎大聲吼叫,又蹦又跳,像是在喊冤,童恢便下令放了它。這一場景震撼了現場的官吏和百姓,大家爭相“為之歌頌”。

李偉剛認為,“童恢訓虎”的故事雖然在民間流傳已久,也在正史中有所記載,但以科學觀點分析,老虎既不可能通人意,也不會悔過,但是童恢是個治理有方、關心百姓疾苦的地方官,則是沒有異議的。明朝張允掄在其所作《童公祠記》中認為,伏虎一事,應屬偶然,童恢之所以是一代循吏,並不倚仗這一典故,而在其勸農桑、重宣教。還有後世研究者認為,《後漢書》記載“童恢訓虎”的傳説,也可視為一個政治隱喻,是史官在以此引導後世為政者以天下蒼生為上,像童恢一樣勤政愛民、以人為本。

歷經童恢數年勵精圖治,“難治”之邑不其縣,“翕然化行,遂成樂土”,耕織有序、獄無囚徒,鄰縣之民紛紛遷徙而來。《後漢書》因此以“政畏張急,理善亨鮮。推忠以及,眾瘼自蠲。一夫得情,千室鳴弦”讚譽童恢,稱他施行仁政、不亂折騰,能夠以身作則、推己及人,去除人間疾苦,讓百姓安享太平、鳴弦歡歌。

廉吏典範

因政績卓著,在不其任縣令數年後,童恢被擢升為丹陽太守,後因突發疾病而亡。童恢死後,不其縣百姓深為感念,為他築衣冠冢,又立了童公祠,以示永世敬奉。童公祠此後歷經多次修繕,歷代文人墨客前來弔唁緬懷,留下的頌揚詩文更是數量眾多,不可枚舉。

元初,全真教華山派道士進駐童公祠,尊童恢為“童真人”,使童公祠變為道教觀宇,並更名為童真宮。這座童真宮,一直保留到現在。1982年,童真宮被列為青島市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2009年,城陽區籌資300餘萬元重修童真宮,並在大殿西側增設兩間“不其文化展室”,以圖文並茂的形式展示不其古城的文化風貌。

作為一個海邦之濱的地方小官,童恢的事蹟能夠記入《後漢書》《齊民要術》等書,已屬十分難得。他的事蹟還被記載在《齊乘》《萊州府志》《嶗山志》《即墨縣誌》《莒州志》等地方誌裏,其塑像被即墨吏民祭祀於八蠟廟、九賢祠、名宦祠之中。關於童恢的各種野史,更是在民間流傳甚多,演繹出許多動人的故事。2012年,“童恢傳説”被青島市政府列入第三批青島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近年來,隨着青島市和城陽區反腐倡廉工作的深入推進,童恢作為一代廉吏的典範形象被強化,非遺“童恢傳説”中關於懲惡治貪的故事被挖掘出來。其中,流傳最廣的便是童恢智鬥貪官的故事:相傳不其縣鹽税官員王佟貪贓枉法,收了兩大筆贓款,童恢到任不久,王佟便生了怪病,常覺胸悶,屢治不好。童恢聽説後,便給他開了兩個藥方讓人送去。第一個方子上寫着二烏、過路黃、香附子、連召、王不留行、法夏、畢拔、硃砂八味藥,第二個方子上寫着常山、乳香、官桂、木香、益母草、茯苓六味藥,王佟看後,嚇出了一身冷汗。原來這倆藥方其實是藏頭詩:“二過相連,王法必誅”,“賞汝棺木一副”。王佟趕緊到縣衙負荊請罪,童恢見他言辭懇切,便給了他改過自新的機會。沒了“心病”的王佟頓覺渾身輕鬆,怪病竟然好了,從此再也不敢貪了。

這些傳説的真假已經不可考證,人們一代代口口相傳,傳遞更多的是百姓對於為政者的冀望。正如清代即墨諸生周瀛文所言,“邑令存噁心,人比虎更烈”,“虎害猶可為,苛政肝腸裂”。

“‘循吏’之名最早見於《史記》,後被《漢書》《後漢書》直至《清史稿》所承襲,成為正史中記述那些重農宣教、清正廉潔、所居民富、所去見思的州縣級地方官的固定體例。童恢以小小縣令之職載入《後漢書·循吏列傳》,説明正史對其高度認可。”李偉剛説。為了研究童恢,李偉剛曾和同事們多次在童真宮周邊走村入户,進行田野採風,不止一次聽到老人們虔誠地訴説對童恢的敬仰。“在老百姓口中,童恢被稱為‘童大老爺’,他是身邊的一位長者,是一位守護者,是一個理想的好官。”

初審編輯:孫貴坤

責任編輯:石慧

相關新聞
推薦閲讀